北迴季風

说点和上次的糊漫画有点关系,但其实也没什么关系的事。
这两年猩猩回归活跃,币吃了我安利听猩猩看爹爹,最近终于看了无处可逃纪录片,趁机卖她糊。
说是卖,但从哪开始说好像都不合适,竟一时语塞。
终究不够格做他们的“粉丝”,因为我已经不愿意接受他们的形象是某种增删或杜撰(我很矛盾:认为他们表现出来一切皆真实,却又几乎不相信他们存在的真实性),了解比不上各位考古粉,热情比不上跨过新千年的阿姨。字打了又删,最后还是只能从cp说起。但说着说着又跑题了——四个都是温柔的好人,我每一个都爱得心痒痒——变成每个人的小论文。
于是币问我,糊是不是我zqsg巅峰?
想着是不是呢又开始忆往昔。第一次去了解糊的本意是想了解摇滚的(后来发现糊作为摇滚入坑真的不是好选择xx),看了纪录片被颜值和口音打倒,刷了好一阵子的gramon。彼时刚好是正在进入初步拥有批判思维和求知欲的阶段。我肤浅却也自知,身边的人有深度而沉稳,于是一点点见到了更广阔的世界。这个阶段里所有获取到的东西我都印象极深并且好感度极高,糊也不例外。像考砸之后洗心革面,要撕掉歪歪扭扭的笔记,于是之前的自己便不作数:糊是我第一次追星,他们之前我没爱过谁,他们之后我爱的人全不似他们。
这个阶段之后我“醒”了。叫醒我的有糊一份。
于是等再捡起来,更加觉得他们每一个人,每一段关系都是珍宝。我相信很多乐队都是这样的,呆在一起那么久,浪漫时刻比沙滩上的贝壳屑还多,外人躺进去容易悲喜也容易出不来。我已经不再能单纯地把他们当作纸片来对待了(大部分时候我对喜欢的东西都这样做),他们有过去也有未来。是脆弱和坚硬的多面体,是流水淙淙下透亮的石,是蔓延真空黑色里唯一的光。我想我以后是会发疯一样对什么人zqsg的,但他们向我展示的,是人可以爱他人、可以从幼稚变得温柔、可以渐渐拥抱自己、可以在忧郁中长大,最亲密的人也可以有离再有合——是他们教会我一切爱与希望。
如此胜寒,不于高处也罢了。

 
2018-06-08
/  标签:
6
   
评论(6)
热度(11)
「破碎而憂鬱。」